记录

时间:2020/7/27 14:40:34  作者:墨域先生 / 席梦麟女士  来源:徐赐阳中国  查看:5654  评论:0

 

    终于还是决定记录些心情和轶事了,从初中开始就放弃了这个白纸黑字的书写爱好,习惯隐藏,将所感所想囤积脑中,心中,不为人知,安然自得。相信忘却与记忆都似乎是不能左右的心理行为,一些人,一些事,你想忘但忘不了,想记却记不住。到底最后留下的,是客观还是主观的结果呢?兴许都有,主观记取,客观却忘怀了,主观忘却,客观却是铭骨的。那是关于灵魂的事情,你就是摆脱不了,人终究要对自己的心灵诚实。喜欢《蝴蝶梦》里的对白:“不提起是为了你不想起。”“常想起又何须提起?”所以,记录变得可贵,是因为它见证了头脑与灵魂,理智与感情相互挣扎的路程。记录,无论是文字形式,还是图案形式抑或音乐形式,成了时间的物质载体,表达的是具体的人,具体的时间。于是,我们有了文学,有了艺术,有了这种种精神的记录诉求,她看似创作,实际还是记录一霎那的时间和感情因果。


    习惯了无形的记录,因为很多时候都信仰顺其自然,岁月可以写在嘴角眉梢,沧桑可以记于额际指尖,感情心路都可以存于顾盼眸间甚至数个午夜梦回。可是,相对于有形,她也自然丧失了很多,冷却了很多。还是喜欢周国平的态度:人生就应该经历得淋漓尽致,而不是一潭死水。学业如是,事业若此,生活更应还原真性情。人生贵在行胸臆,亦贵在敢于拾撷每一个瞬间。时间是不可逆的,这才铸就了她对于个人的唯一性和特殊性;而时间又是无始无终的,这便构成了人的偶然性与普遍性。有了前者,记录成了等爱的狐狸所驯养的小王子,因为后者,记录成了兵马俑中的一尊无名雕。


    我开始记录,因为我终于对自己勇敢。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席梦麟读书会,徐赐阳中国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


上一篇:I would have been George Eliot
下一篇: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