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为己所愿,无惧路迢迢

时间:2020/11/25 17:32:24  作者:席梦麟女士/子洋墨域  来源:徐赐阳中国  查看:1672  评论:0

 

    今天把Alan Rickma在Mark Shivas追悼会上引用的一首小诗反复听了多遍,固然和Alan动听的声音不无关系,也因为小诗最后那句“this is hard”一个多月来的余音绕梁。因为不会写诗,也不怎么读诗,这里的翻译就算给自己一份参考。

 
This is where I came from, I passed this way.
This should not be shameful, or hard to say.
A self is a self, it is not a screen.
A person should respect what he has been.
This is my past which I shall not discard.
This is the ideal, this is hard.
自此而来,由是而终。

无可羞怯,无所隐晦。

人为其人,总非伶角。

过往所成,莫不自尊,

俱往可究,莫离莫弃。

既为己所愿,无惧路迢迢。

 

 
    没有字幕,所以没能找到作者的信息(听Alan的发音也许是James Fallon)和这首小诗的背景,所以翻译肯定不准确,不过凭借Alan的雅识和底蕴,这首诗应该也给了这位天生的朗诵者不少自我的感慨和对逝者的缅怀,所以权当我难忘此诗的一个注脚。

 
    也许是今年的春风和煦的有些早,一个忍不住要打盹的午后,配着办公室边上人造景观里面搭配出来的香氛,我恍惚间能看到初中体育课上水泥的跑道和花坛里开得杂乱无章的迎春花,听到无人打理的草坪上此起彼伏的哨声,还能闻到一串红里的蜜汁滴到舌尖时缓缓冒入鼻息的清甜。初中时代,12岁到15岁,这段青春期时光居然成了我这35年里最魂牵梦绕的岁月。那些仰头见过的层层滑腻的云彩,和出乎意料凌厉地打在面庞上的冰雹,邻座端庄的女生面颊上浅浅的酒窝,和她留在黑板报上的秀美笔记,这些过往似乎就在我闭目的前一刻刚刚发生。苏童的小说集前言里有一段访谈,他说,每个有志于写作的人都应该充分运用他少年时期和童年时期的记忆,那是日后的写作的源泉。这也暗合了我久难忘却少年时期种种的心理。想象也好,纪实也罢,这段财富般的时期总是被当年的无忧无虑所渲染着,也就着日渐的迟钝和功利而愈发难能可贵。

 
    我似乎从小到大一直有种被痴情打动的弱点和幻想。少女时期所喜爱的男性角色是武侠小说七侠五义里的展昭,以至于后来在台湾三侠五义的改编版中,焦恩俊所表演的展昭始终在我看来超越他后来的任何角色。20年后,在陪儿子看西游记的时候,又被儿时不甚理解的“女儿国”一节所触动,将杨洁导演和徐少华老师合作的差不多所有影片都寻了遍,回味杨导对这节角色塑造的初衷;继而为了回味和挖掘Severus Snape的情根暗种,将哈利波特的全套一个月不眠不休地读完,试图理解Rowling对这个角色期许。回想这三个角色,似乎都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特点,其一,专业技术或能力在各自的领域内属于一等且精益求精,其二,情感的流露保守而含蓄,其三,都具备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从一而终心理。而事实上情感的结局都是悲剧或无疾而终。这三个特点,或许也是女性情感的需求心理的一种归纳。而正如周国平老师经常说的,完美的男女多半都有些雌雄同体。

 
    所以从小到大,我喜欢的朋友,无论男女,大多都是开朗,秀丽,一技之长特别明显的一类,而喜欢做的事情,基本都是写作、翻译这些个体性特别明显,需要独处的工作。人,终究受限于性格和经历。

 
    其实追求一份感情也好,追逐一份事业也罢,在无怨无悔的时候,往往是最佳的状态,但是所有的经历也都在我们身上留下了一圈圈的年轮,不容你忘却和忽视,即便你义无反顾地奋力奔跑,在你所扬起的风尘中,依旧挟裹着当年的尘埃,盘旋在身后的不远处。珍视并正视过往,才是自尊的开始,也是困难的发端。这也许也是这首小诗的最终含义。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席梦麟读书会,徐赐阳中国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

2017-05-24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唯好书与知己不可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