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性与定数

时间:2020/7/27 14:40:34  作者:墨域先生  来源:徐赐阳中国  查看:3649  评论:0

定性与定数
 
    最近似乎更理解了定数的含义,因为人生就其表象而言是可以量化的:生卒年月,生辰八字,身份证号码,地址邮编,这种种偶然,便形成了你存在的必然。小仙说,近两年才开始信命的,以前只相信事在人为,其实这种觉悟本身就是命里的一种定数,不是你没悟到,而是时间的积累还不够,这个质变需要的量变是你无法超越与消释的阵痛。读研时喜欢为难自己想象甚至计划未来,虽然苦涩孤独,但是总灭不了那烛火般摇曳的希望。"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初听这句话有种辩证的坚持,后来却对爱戴高帽子的顾城有了份同情,对他的非常态故事有了宽容,也许,明白了定数,就知道了人的限度,就会产生真正的悲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定性则是另外一个概念,与定数相对,前者是后者的衍生品,指代一个人固定的心理特征,以此来推断一个人大致的生命走向,它固然取决于你无可选择的出生以及经历,但是又满带你个人奋斗的痕迹。就如史铁生《务虚笔记》中不断强调的,我们都可以成为另一个人,只是在某个选择面前,出于现实与性格的原因,我们选自乐此而非彼。但是,最终回过头来看,又无不透着冥冥的注定。所以,大可安心做自己,积极地着眼于眼前,赶路看风景,偶尔抬头想一下远方,但也只是抱着梦,不必胸怀太大的期许。当年立志当高远的励志论断在正在经历着的人生阶段是应当有所调整。
    不是我们选择爱情,而是爱情选择我们。遇上小仙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定数,近五点的氤氲阳光,和派克代理闹出的小小不愉快,屏幕上闪出一个漂亮地Hi,温和而又客气的对话,简简单单,两人轻轻推开了各自尘封的窗户,小心翼翼地瞥向窗外神秘而又灿烂的风景。“我也喜欢读书”,“我也喜欢心理学”,“我家也有鱼缸”,“看过我面相和手相的人也说我的命好”,“我也有佛缘”,缓缓地,轻轻地,彼此探触着对方的心灵,太多的巧合,半信半疑地坚定,那份距离带来的美丽最终成了两人盼望而又退缩不敢打破的梦想。最怕是那镜花水月的黄粱一梦。但是,就在一个清晨露水刚风干的阳光中,我真切地听到了他孩童般清澈的笑声,感受到了他和他的名字一样温暖的笑容。Babara Streisand的I finally find someone似乎就是唱出这样一种不经意的灯火阑珊。更可贵的是,早已过了激情年代的两个人还会决心还原自己,补回自己所剩无几的青春。于我,是女孩生涯最后一段无忧无虑的花期,于他,是坚守多年的纯真童心终得外露的开始。海、湖、古镇、古城、行走,阅读,探讨,感悟。回味起当年,他习惯逃跑,我习惯等待,我们都用最为消极的方式对待自己最为积极的那部分情感,更可怕的是,这种方式早已成为习惯,成了各自的人生哲学。选择消极是因为深知承受不起,“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当抱着这样的心情等候一段未知的情感,人就会特别坦然,还有一些淡然。一如对待文化积淀浓厚的旧址,太过玩赏的心情总是有一些亵渎的意味的。也许这也是我定性的一部分,成就不了玩世不恭的超脱,便深埋无需人懂的认真。
    和小仙最爱用的字眼好像就是:张与弛,蓄与放,把握度,其实也是定性在定数之中的一种进退和妥协。但是,永远记得带着微笑,背着行囊行路,沿路纳入记忆纷飞的落叶,盛放的智慧花朵。崎岖山路也好,康庄大道也罢,至少,有着好好活着的勇气和淡定的目标,拥有一个知心爱人,旅途不再孤寂,勿论我定性几何,感谢定数终究是在恩待我。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席梦麟读书会,徐赐阳中国

朱颖,笔名:席梦麟 英文名:Joliet

2008-06-30


上一篇:我深爱的男孩-感谢
下一篇:没有了